移动版

主页 > 电子游戏 >

布局IP改编游戏 变形金刚与鬼吹灯的启示

  在泛娱乐文化产业中,经典IP、流行IP都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是众多企业争抢的对象。将一个热门IP通过不同的产品形式打造出来,形成产品矩阵,让这个热门IP在不同领域、区域同时迸发,利用原来的粉丝、用户、观众、票房等拥趸对IP的黏性,迅速占领市场,以获取商业利益最大化,这是娱乐文化行业中最有效的商业模式。

  IP可以是一部经典小说或者热门网络小说,也可以是一部经典漫画或者热门动漫人物形象,可以是一个经典的角色形象,或者一款游戏、一首歌、一部话剧等等。然而,不论何种形式,一个IP在不同领域归属于不同的权利人,其展现出来的不同的产品形式,也由不同的公司或个人创作。例如网络小说、剧本等文字作品的权利人与漫画、绘画等美术作品的权利人是不同的,动画、电影、视频的权利人与漫画、剧本的权利人也是不同的,动漫、电影的权利人与游戏、软件的权利人又是区分开的。

  通常,IP产业链可以划分为内、中、外三层,内层指IP的开发环节,也是最核心的环节,包括文学与漫画创作两方面,这个层面的作品数量极为庞大,也最容易产生最优质的内容,诞生“伟大”的IP;中层指IP再开发环节,包括电影、电视剧、动画等作品,将IP的影响力持续放大,是培育用户的重要环节;外层又称IP的终结层,主要是游戏制作、周边、衍生品、主题公园等方面,这个层面无法培育IP,但是利润丰厚。上游的内容制作商将漫画或小说作品以版权许可、转让的方式授权给第三方拍摄成动画、电影、电视剧或者改编成游戏,收取许可使用费。

  随着互联网新媒体平台的崛起,围绕优质IP的商业渠道逐渐多元化,对于极具人气的热门IP,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的授权费已不罕见。尤其在IP开发成游戏的环节,商家在争夺优质IP资源时,常被当中复杂的法律问题困扰。笔者结合国外的经典IP“变形金刚”与这两年国内的热门IP“鬼吹灯”的案例,借此分析热门IP改编成游戏环节的法律问题。

    案例一

  “变形金刚”游戏开发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案

  案号:(2013)徐民三(知)初字第1052号、(2014)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170号

  案情简介:

  上海第九城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第九城市公司”)与上海联球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联球公司”)签订一份《版权合同协议》,联球公司表示其享有《变形金刚》已出版或在协议有效期间将出版的声频、视频和平面中的角色、造型、情节、对白、色彩、伴奏、音乐等全部内容的版权,不包括电影内容,双方约定关于上述版权内容的游戏开发问题。后第九城市公司以联球公司无权授权为由,诉至法院,请求解除涉案合同,返还授权金并支付利息,同时赔偿经济损失及利息。联球公司则辩称双方系合作开发浏览器游戏,并非著作权许可使用关系,涉案合同不存在约定解除或法定解除的条件。

  一审法院观点:

  根据涉案协议约定,联球公司承诺已取得《变形金刚》原著作权人的许可,有权授权涉及《变形金刚》基于浏览器游戏软件的独家开发。第九城市公司为此支付了首期授权金30万元,并投入涉案游戏的开发,履行了相应的合同义务;联球公司提供的授权许可协议仅中文译本,无法确认其真实性,且该协议的许可权也未包含对涉案游戏开发的授权许可,直至本案审理终结,联球公司仍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享有合法权利。因此,第九城市公司要求解除涉案合同,并要求返还授权金及利息,本院予以支持。

  针对赔偿经济损失的问题,第九城市公司提交了诸多与案外人签订的外包服务合同、银行付款凭证、增值税发票等证据材料,能够形成的证据链证明待证事实的,予以确认。另外,第九城市公司在知晓联球公司并无涉案合同约定的授权后,仍与案外公司签订外包服务合同,没有及时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扩大,不得对扩大损失要求赔偿。其余的外包服务合同证据存在瑕疵,缺乏相应支付凭证佐证,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解除第九城市公司与联球公司签订的《版权合作协议》;联球公司返还授权金30万元及利息;赔偿第九城市公司经济损失59920元及利息。

  后联球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观点:

  涉案协议虽名为《版权合作协议》,但协议内容涉及联球公司将《变形金刚》的相关著作权授权给第九城市公司使用以开发游戏应用软件并收取版权授权金,协议的内容符合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的特征。双方进行版权“合作”的前提和基础是联球公司享有版权内容资源,已经取得《变形金刚》原著作权人的许可,此亦为合同目的(即开发《变形金刚》浏览器游戏应用软件并进行商业化运营以获取利益)得以实现的基础;鉴于联球公司至今未能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已取得原著作权人的许可,此种情形符合我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法定解除的情形。

  最终,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涉及的权利繁多,从该案两审判决书不难看出,合同中应明确权属,进行权利切割,对内容的约定应十分具体明确。制作此类合同的要求较高,需要做细致的安排。

  其次,授权方是否享有内容资源的版权是重点审查事项,这是游戏开发进行商业化运营获取利益的关键,应在签订合同之时提供合法授权许可,以免影响合同目的的实现。

  再次,在发现对方无权授权或者授权存在瑕疵时,应及时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扩大,未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则不得就扩大损失要求赔偿。

  最后,关于主张损失赔偿的证据,包括与案外人的合同、付款凭证、发票等均应能相互印证,方能形成证据优势;关于外文证据的提交,应提交相应的中文译本,而仅中文译本的提交也应提交外文原件,且最好经过公证。

  案例二

  “鬼吹灯”游戏开发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案

  案号:(2010)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158号

  案情简介:

  上海游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游趣公司”)与上海城漫漫画有限公司(下称“城漫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城漫公司授权游趣公司改编《鬼吹灯》进行独家网络游戏产品开发及运营,并支付版权开发费200万元。后案外人盛大公司集团下的上海玄霆娱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玄霆公司”)与上海麦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麦石公司”)起诉游趣公司,要求停止对《鬼吹灯》小说版权及其独占网络游戏改编权的侵权。

  在法院的调解下,游趣公司向玄霆公司支付授权金200万元,向麦石公司支付赔偿金250万元。因此,游趣公司认为城漫公司存在虚假授权的重大违约行为,导致其赔偿第三方巨额费用,故诉至法院,主张解除合同,返还版权开发使用费人民币200万元,并赔偿损失500万元。城漫公司则表示其拥有《鬼吹灯》漫画的著作权,双方的履行符合合同约定,即将《鬼吹灯》漫画形象授权给游趣公司用于开发同款网络游戏,并非授权文字作品,请求法院驳回对方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

  游趣公司与城漫公司签订的《合约书》与《补充协议》显示,城漫公司的合同义务是将其拥有著作权的《鬼吹灯》漫画中的形象(包括人物形象、场景设定等)授权给游趣公司用于开发同名网络游戏,合同中没有关于《鬼吹灯》小说的改编授权的相关内容。城漫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仅交付了自己享有著作权的《鬼吹灯》漫画作品和漫画形象,仅是作为漫画作品的著作权人而非小说作品的著作权人;鉴于《鬼吹灯》小说作品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游趣公司作为网络游戏的开发者应当对上述事实是明知的。从本案合同的签订及履行内容看,城漫公司的合同义务并不包含《鬼吹灯》小说著作权人的改编授权,从合同价款角度也无法得出其合同义务中包含了《鬼吹灯》小说著作权人的改编权授权的内容。

  最后,法院驳回了游趣公司的诉讼请求。

  法律分析

  热门网络小说《鬼吹风》由作者天下霸唱于2006年在网上发表,经起点中文网推广后人气攀升,之后被改编成两个漫画版本,2015年改编成电影《九层妖塔》和《寻龙诀》。上述案例中,《鬼吹灯》改编成游戏,游戏开发公司支付了小说版权方200万元授权金,支付漫画版权方200万元授权金,另外为取得同名网络游戏的独占改编权又支付了250万元赔偿金,可见,热门IP的蕴含的巨大商业价值。而在打造热门IP产品,抢占市场份额的同时,企业应尤为重视知识产权法律风险的防控。

  由于游戏改编是IP的终结层,当中涉及的权利较多,法律关系复杂,因此游戏公司需特别注意,不仅要取得IP文字作品著作权人的授权,还应取得IP美术作品著作权人的授权,如涉及电影摄制作品中的权利(如片段、剧照、场景设置等),还应取得影视作品著作权人的授权许可,对于享有独立著作权的动漫音乐,还须取得音乐著作权人的授权许可。

  因此,游戏公司要查清IP权利的各项权利人,避免遗漏,才可避免巨额经济损失。如果是通过授权代理方取得以上所有文字作品、美术作品、影视作品、音乐作品权利人的打包授权,亦应审查授权方是否取得了前述作品的授权以及转授权,取得的授权是否在有效期限内,且授权内容包含所要求的游戏开发、游戏运营的授权。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律商汇

(责任编辑:罗浩 HN066)

http://www.bangkaow.com/amjsgjdc.html